◆本網頁圖文版權所有,若有轉貼、引述請先取得同意◆   【回首頁】

<<<<<<<<<<<<白色恐怖受難者最新名單展、和平詩畫展、世界和平博物館特展,持續展出中,歡迎參觀。><<<<<<

標記法西斯暴力浩劫的〈格爾尼卡〉

文/蔡宏明
藝術家畢卡索的〈格爾尼卡〉(Guernica),陳列在西班牙馬德里的蘇菲亞美術館(Museo Nacional Centro de Arte Reina Sofía)特展室中,美術館特別用防彈玻璃櫥窗加以保護,受到比普拉多美術館其他國寶級展品更嚴謹的尊崇,儼然是西班牙人心目中不可取代的現代藝術國寶。

〈格爾尼卡〉的標題,就是西班牙北部山區巴斯克地區(Basque)小鎮格爾尼卡的名字。1936年西班牙爆發內戰,右翼法西斯主義者佛朗哥(Francisco Franco)領導的叛軍,推翻了由左翼黨派組成的西班牙共和政府,共和政府遷都頑強抵抗。佛朗哥領導叛軍成立的國民軍政府,得到德國希特勒與義大利墨索里尼的正式承認,並為了利益而結盟。儘管得到德、義的奧援,佛朗哥始終攻不下巴斯克地區這個戰略要地,於是要求德軍以空軍轟炸。德軍當時基於侵略計畫,提出總體戰的論調,認為戰爭中每個人都是戰鬥員,沒有所謂無辜的平民,每個人都是目標。德軍正好應佛朗哥的要求,以當時新發展的航空軍事科技,把格爾尼卡這個只居住平民的小鎮當成實驗品。1937年4月26日,德軍出動25架最新配備最精良的轟炸機,連續轟炸3個多小時,投下超過10萬磅的高爆燃燒彈。那天剛好是星期一,小鎮的廣場剛好有市集,這突如其來的轟炸,造成一萬六千人的——全鎮居民三分之一死傷,爆炸引起的大火燃燒了三天,整個小鎮毀壞超過百分七十。

當時,畢卡索在法國,聽到祖國這樣的慘劇,極為憤怒。剛好他接受西班牙共和政府的委託,繪製即將在巴黎舉行的萬國博覽會中西班牙館的壁畫,於是決定以格爾尼卡為主題,懷著「對那把西班牙沈浸在痛苦與死亡的海洋中的好戰集團的厭惡和鄙視」,畫出西班牙人民遭受法西斯迫害的戰爭慘狀,藉著博覽會廣為宣傳,於是在短短六週之間,完成了長776.6公分,高349.3公分的巨幅壁畫。

 
〈格爾尼卡〉吸引人的地方是畢卡索並非以逼真寫實的技巧來「描摩」戰爭,反而透過立體派的藝術手法來表現,雖然圖像經過了簡化,形體也加以扭曲,但觀眾卻可以感受到畫面充斥的恐怖感。藝評家和美術史專家,曾經以古代三聯式宗教畫(triptych)的形式來分析,認為〈格爾尼卡〉的畫面構成有異曲同工之妙。而畫中受重傷垂死辦跪的馬,臀部被插了一根鬥牛的長茅,象徵無辜的西班牙人民。揚著頭的馬痛苦地嘶嚎,張大的眼睛怒視著敵人,象徵對戰爭發出怒吼。表情冷漠的公牛,張著嘴,讓人看到法西斯主義獨裁者佛朗哥勝利的狂妄。拿著油燈的女人,有人解釋那是驚慌失措的自由女神;而馬首正上方,像是眼睛造型的,據聞畢卡索原來要畫一個太陽,代表上帝用他的眼看見了這場人間慘劇,後來因為萬國博覽會以科技為主題,所以藝術家運用巧思加上了一個燈泡。也令人聯想到炸彈爆開後的火花。

光著腳奔逃的人、抱著小孩哭泣的女人、驚恐的臉部表情、死傷躺在地上的人、握著斷劍的斷臂、白花,充斥著畫面,但是畢卡索以扭轉維度的手法,構成了繁複的空間。畫中的元素都是經過抽象化處理,灰白黑的色調,烘托出恐怖的戰爭場景與氛圍,與人身歷其境的感受。

〈格爾尼卡〉在巴黎萬國博覽會中亮相,使世人對西班牙佛朗哥的法西斯獨裁本質,有了更深刻的認識。畢卡索在這之前一年,受西班牙共和政府聘任為普拉多美術館的榮譽館長,為了保護藝術珍品,他創作了〈佛朗哥的夢與謊言〉——包括18件的漫畫式聯作版畫,和一首諷刺法西斯的詩,藉著出售這組複製品,將賣畫所得捐給共和政府。〈格爾尼卡〉的一些元素,比如公牛、受傷的馬,曾經出現在這一組版畫。當時法國政府還將畢卡索諷刺法西斯的畫面,印成傳單,用飛機大量撒在佛朗哥政府的佔領區。

所以,好的藝術,也可以作為政治的宣傳,而絲毫無損其藝術價值。據說,有位蓋世太保的頭目問畢卡索:「〈格爾尼卡〉是你的傑作嗎?」畢卡索悍然回答:「不!是你們的傑作!」這或許是一則寓言,但卻足以讓藝術家深省。

佛朗哥政府最後打敗了共和政府,以鐵血手腕統治西班牙。畢卡索自我流放,發誓只要西班牙被法西斯統治,就拒絕回到自己的國土。〈格爾尼卡〉在巴黎博覽會之後,於1938年,還在挪威、英國、美國等地巡迴展出。二次大戰後〈格爾尼卡〉暫時存放在美國紐約的現代美術館(Museum of Modern Art),也曾在慕尼黑,斯德哥爾摩及巴西的聖保羅展出,就是沒有回到西班牙。畢卡索生前說過,只有等到西班牙結束了法西斯統治,恢復了民主共和,〈格爾尼卡〉才可以回到西班牙。

1975年佛朗哥去世,西班牙政治強人的時代結束。經過6年,1981年〈格爾尼卡〉終於回到西班牙,由普拉多美術館收藏。2007年西班牙紀念格爾尼卡被轟炸70週年,很多歷史學家主張,〈格爾尼卡〉應該送到這個小鎮收藏,以紀念其特殊重大的意義。但普拉多美術館堅決不肯,他們認為,這幅作品極其珍貴,擔心運送過程受到損壞。加上巴斯克地區人民一向有要求獨立的傾向,經常對中央政府提出不尋常的要求,若將這幅畫轉移到格爾尼卡,怕會引起非議。

◆格爾尼卡和平博物館中展出畢卡索〈格爾尼卡〉複製品,前面設計了與壁畫平行的數道玻璃框。攝影/曹欽榮

雖然〈格爾尼卡〉收藏在馬德里的蘇菲亞美術館,但在西班牙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到複製品,有的就直接安置在博物館的外牆。在格爾尼卡小鎮的格爾尼卡和平博物館三樓(second floor)展覽室也為這幅畫規劃了「三種表情」(Three Expressions)常設展,除了複製畢卡索的畫面,同時展出畢卡索系列的相關版畫和草圖,並以小鎮遭轟炸的歷史照片對照。展場中,更設計了幾道與壁畫平行的的透明玻璃框架,將〈格爾尼卡〉畫面中的元素抽離,分別安排在對應的玻璃框架,展現了藝術家立體主義及拼貼藝術的手法。

〈格爾尼卡〉的藝術價值不因其政治的作用而有減損,反而因為標記了西班牙法西斯統治的歷史,而發人深省,更添增其人類文化遺產的重要性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張貼留言